北京赛车平台制作 www.22fd.com.cn   

  高晓松

  “路,走了49年,方向却不止一边。行装偏爱黑色,内心却仍是此间少年?;ふ账氖艘?,但每个终点都值得赞颂千篇。旅程左右万里,时差却最多一天。世事,上下千年,却偏要说出瞬间。2019,世界依旧很大,大到可以晓说”,这段熟悉的开场白听了一年又一年,本周五却终将迎来它的曲终人散。高晓松个人脱口秀节目《晓说》2012年开播,高晓松年初宣布2019年节目将是播出的最后一季,取名《晓团圆》,而本周将是《晓团圆》的最后一期。2019,世界依旧很大,我们却将告别《晓说》。 

  在这一季《晓团圆》节目中,高晓松请到了不少“谢幕”级别的嘉宾,比如他的偶像刘慈欣、比如他多年的好友郎朗、比如贡献了《晓说》这个节目名字的韩寒?!断怠肥侵泄チ谝坏底灾平谀?,节目的制片人是跟高晓松聊天聊出来的想法:高晓松知识面很广,对历史、文化、音乐、电影等方面都有很深的了解,加上他又特别能侃,所以就想请他来做这样一个纯聊天的节目。因为节目最初是想打造一种闲聊的风格,所以高晓松特地想了个名字叫《闲得蛋疼》,但考虑到节目以后的传播推广这名字实在太过随意,后来韩寒给想出了《晓说》这个名字。

  回看《晓说》这档高分高口碑的个人IP节目的“前世今生”,其实也相当符合互联网时代网综的特征:《晓说》第一季(2012)和《晓说》第二季(2013)在优酷平台播出,至今仍在豆瓣上维持着9.1的高分。2014年,高晓松结束了与优酷长达两年的合作,带领其制作团队“转会”爱奇艺,开办了另一档脱口秀节目《晓松奇谈》,节目仍是以高晓松开谈天文地理、海外见闻、中西文史等内容为主,维持了一贯的特色和水准,节目一直录到2016年12月17日最后一期,于当年12月30日播出并正式收官,《晓松奇谈》目前的豆瓣评分也高达9.2分。2017年4月7日,停播了将近3年的《晓说》在优酷重新开播,经历了《晓说2017》、《晓说2018》两季,直至2019年的最终季《晓说·晓团圆》。

  这期间,高晓松还曾担任过《奇葩说》《最强大脑》等综艺节目的嘉宾,还录制了两档付费的音频脱口秀:2017年的《矮大紧指北》和2019年的《晓年鉴》。

  从2012年春天开讲,至2019年春天宣告“7年晓说已至终曲”,高晓松在微博上也感慨:“高山流水,感谢那些极古穷今、天南地北的故事总有人应和与聆听”,尽管他也表示“春日晴好不应道别离”,可各位看官却知道:该说再见了,尽管不舍。这最后“告别的日子”尽管早就预知,但得知的那一刻仍不免伤感。

  7年来,每周都要听大紧说点儿啥的粉丝培养了不少,比如我。我是高晓松个人IP的铁粉,去年听他总结过,《晓说》做了六七年,“粉丝总数没有增长,只是部分迭代,总体稳定”。豆瓣9分的节目、每一期点击数千万的节目不涨粉?其实很好理解:不管刮风下雨还是过年世界杯,都能保持住稳定的粉丝数量和点击率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。

  正因为受众群体稳定、理性、偏高知,高晓松拒绝叫自己的观众和听众作“粉丝”,而是唤作“知音”。他的理由很简单:粉丝什么样?爱豆站在那里已经很满足了,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?可看高晓松的人一边跟着他“奇文说今古,谈笑有鸿儒”,一边也会跟着黑一黑大紧的自拍,最主要的:看完节目还会激烈地跟大紧争论观点、捉虫节目中的史实bug……

  目前还没办法接受每周四听不到大紧的亲,至少今年还有一档《晓年鉴》可以聊做安慰?!断昙繁桓呦沙莆巴诵荨敝?,因为今年即将迎来50岁的大紧是这么想的:50岁以前前进,50岁以后后退,“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点,忙到这个点就可以了,这个点就是2019年11月14号,这天我就要50岁了?!庇谑撬隽苏獾狄羝到谀?,从自己出生那年开始讲当年的自己和当年的世界。每周讲1年,用50周讲50年……我买了这节目,昨天刚听到大紧讲到1990年,21岁的他组乐队、去天津卖唱、跟老狼去海南演出、自己滞留厦门大学谈恋爱结识各种流浪艺术家……这故事我听了不知多少遍了,但仍然很着迷,就像大紧每次讲起来都很感慨地怀念那个年代:女生不贪财,男生不怕死……

  高晓松曾在调侃经济学家薛兆丰时说这是个“杀死诗人,嫁给会计的时代”,可看看你的“知音们”你会发现这个时代还是非常有趣的。这不,节目还没结束,已经有粉丝脑洞大开:高晓松这么爱说话,一定闲不住吧!《晓说》停了,可以再来一个节目啊,名字都想好了,叫《高论》咋样?不满意粉丝还列了好多备?。骸洞笱浴贰督粞浴贰端煽凇贰睹滥凶铀怠贰陡哐罩堤浮贰踹踹跆啪投疾淮?,大紧真的不考虑考虑?

  高晓松曾说过自己经?;嵋桓鋈讼鹿葑映苑?,why?因为他实在话太多,只要对面坐个人他就会讲个不停。那么如果你对面蹲了这么多“知音”,你还会再开讲吗?但无论如何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你最常说的那句也送给你:“衣衫薄,岁月长,有缘再聚?!保ㄕ叛蓿?/p>

  (责编:李慧博、吴亚雄)

1
【关闭】 【打印】     [责任编辑:马强]
hlwjbzq.jpg

版权声明:

凡注明来源为"银川新闻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银川新闻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